赵福全:多角度解读汽车产业现状

发布时间:2016-07-15 14:26 点击数:707

赵福全:汽车产业现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上午几位领导、理事长、各位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解读汽车产业所面临的机会和挑战。我们都说过去的100年是汽车改变了人类让我们走到了今天,未来的100年我们离不开汽车,但是现在的汽车确实没有办法带我们走进未来的100年,人类必须改变汽车,让汽车服务于我们。汽车人的使命是不能抛弃,让它更好的服务于人类,这就是未来的使命,也是面临的机遇,更是面临的挑战。

汽车的四大公害——能源、环境、安全、交通拥堵,解决这四大公害最核心的技术就是,第一低碳化,第二信息化,第三是智能化。智能化不是简简单单的技术,它是对整个未来汽车产业的全新技术的解释和发展的全新方向,未来的汽车必须像人一样的聪明,为人类更好的服务。所有的问题,包括交通拥堵的问题,都会让汽车变的更聪明,而迎刃而解。

智能化,人就要有信心,就要重视交流和沟通,就是智能网联汽车。这里面最主要的是信息互动,一旦信息互动之后,由于信息的不准确性、信息的不安全性,带来一系列的问题,今天上午李骏院士描绘了未来一汽发展的战略方向。王云鹏院长也受学会的委托,作了汽车安全委员会下面的行动纲领。

下面,讨论在智能网联在未来成为主流方面的情况之下,汽车的信息安全,到底有哪些问题,我们的路在何方,应该说信息不安全非常的可怕,但是因为可怕我们就因噎废食了,是不是不做网联汽车了,我也曾经在汽车报写过一篇文章,到2030年有4亿量的保有量,如果这4亿辆车都不是智能的、不网联的,就是4亿傻子,包括对能源的负面影响很大。那么,他们就要相互交互信息,而信息的传递带来的灾难是可想而知的。如果我们有500辆车,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之下,围堵长春市政府,或者说把高速公路堵掉了,这件事情可想而知。汽车信息安全要多好就多好,要多可怕,就有多可怕。下面的讨论,就是如何让它有多好。

今天非常荣幸的请到了5位大咖:李骏院士;王云鹏院长;Dr.David Schutt;王映民博士;谭晓生先生。

我们稍微放松一点,为了讨论的热烈一点,我挑战他们,说的好给点掌声,保证我们能够真正问出点真东西,每位专家代表自己,不代表企业。

事实上,每位专家用自己最大的智慧回答这些问题,不要超过两分钟,超过两分钟就取消资格。

第一个问题,汽车的智能网联汽车的信息安全作为主题,宏观的理解,大家从自己的角度,如何看汽车的安全。我认为这个问题,汽车安全的内涵是什么?外延是什么?对于汽车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好多人总把汽车和手机相比,汽车安全到底意味着什么?

王云鹏:刚才拜读了赵福全在汽车报的一篇文章,汽车也可以困扰人。从我个人的理解来看,我觉得的汽车的信息安全不单纯是汽车,从端、网、云上也可以看出问题。

从端上看,通信安全的问题。数据安全的问题、功能安全的问题,这三个安全问题很重要。我认为通讯安全也可能会造成很大的问题。所以我认为端、网、云都有安全的隐患和问题。

从未来的发展趋势来看,我们做汽车来讲,更关注它的功能,我认为在座的可能更关注功能。

李骏:我刚才注意到主持人的提问,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汽车安全到底意味着什么?可以这样的说,汽车的安全起到了“雨伞”的作用,汽车安全有狭义的定义和广义的定义。

在汽车最早诞生的时候,汽车抛锚、汽车不可靠,也是一个安全的问题。接下来进入到传统的行驶中的伤害问题,对于驾驶者的伤害问题,或者说对于他人的伤害,这就出现了汽车的被动安全和主动安全。大家知道,汽车在传统上谈到安全的时候,通常指人身安全。当汽车出现机电一体化之后,特别是汽车电子业大大发展了之后,汽车的功能安全是重大的课题。

世界上有ISO这样强制性的标准,正是有这样的组织和标准,使得汽车在机电一体化之后,也是一个安全的汽车。但是,由于汽车OEM它自己可以控制,从功能来说,从行业制定的标准来说。

今天讨论的叫“信息安全”,汽车介入互联网之后,出现新的安全。在很大的程度上,已经超出了OEM它自己的范围,因为我来自于OEM,所以我总说。

今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汽车行业成立了今天这样一个委员会。我觉得汽车现在的问题,首先要有一个规则和组织。这件事情应该是全世界都管,国际性的,国家也管、行业也管。当然,OEM是重要的利益相关方和责任方。

我们现在还没有真正的看到,由于信息安全所造成的伤害。刚才,长春市的记者问我的时候,现在我想做一个最后的陈述,汽车是安全的,即使有了汽车信息安全之后也是安全的,当然我们正在努力预测,非规范的黑客和恶意的行为。当然,这种行为现在不能说全都可以预测到,但是我想强调的是,千万不要有汽车信息安全恐惧感。

赵福全手机和汽车的安全相比,不在一个层面上。

Dr.David Schutt:图片的左侧环绕样式,文字超出手机信息安全也很重要,但是手机即便出现问题的话,它不像汽车那么可怕,比如说它导致个人信息的泄露,如果是汽车出了问题,那么就是人的生命。不仅仅是司机、乘客,还有车被撞的人,所以我们必须要确保汽车是安全的,而且我们在推动移动的时代,我们要确保他的信息安全,保护所有人的生命,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的行业在过去两到三年当中,实际上也在发现,或者说知道了这样一个重要性。因此,现在在整车的设计当中,也把这样一个安全概念考虑在内。所以,我觉得信息安全是跟人的安全、人的生命安全是相连接的。

王映民:我原来从事通信行业,从通信的角度来讲信息安全,现在讲汽车信息安全。过去通信系统的安全性,造成信息系统的安全问题。在汽车的信息安全领域里边,在信息安全的基础之上,因为信息的安全直接涉及到汽车的控制系统,安全带来的问题可能是直接的。所以,在汽车信息安全的设计上,比一般的信息系统要更加的严密、更加的严谨。

过去,做一个信息系统安全设计的时候,我们整个网络是一个开放的网络,网络中的每一个网源在信息网络里边,会受到其他信息的影响。汽车作为传统的汽车,它是一个封闭的系统,一旦变成智能网联的汽车,它必须要开放接口,开放接口变成一个接点,必然会受到影响。尤其是对V2X系统,它的安全等级,它在安全当中,它涉及到的安全通信信息的设计,可能是一个更加复杂,需要更加在系统层面投入,从汽车行业、通信行业、信息行业,大家一起来完成的设计。

谭晓生:图网联汽车的时候,已经是打通信息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桥梁,在智能网联汽车的信息安全里边,不仅仅是信息安全,完全是虚拟世界的,和物理世界相连接,从传统的信息安全边界,跨越了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边界

咱们对信息安全,过去有CIS的定义:

第一,机密性。当你的汽车能够联网的时候,车载的麦克风,它的定位、它的联络连接提供了一个渠道。如果可以监控一个汽车,可能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什么行为,如果打开麦克风可以监测他说了什么,这是一个泄密渠道。

第二,信息的一致性。智能网联的汽车来说,可以去破坏这个汽车的信息系统,可以给他下假的指令,让车子产生非原来设定的行为,比如说突然的刹车、突然的转向,它会威胁到人的生命安全,威胁到物理世界的安全。

第三,服务是否可以提供,对于一个智能网联的控制平台,让整个智能网联汽车不能正常工作,仅仅是对某一个汽车发生电磁干扰,或者是超声波雷达的干扰,让他觉得障碍物突然出现,这是他感觉到的。汽车正常的功能不能去动,这个危害,与信息世界的危害不一样,可以威胁到人的生命。

现在的汽车是安全的,作为一个安全分析来讲,我觉得不是,是相对的安全。因为,很难有大面积的供给。比如说让一汽出厂的汽车,在某一个时间点突然出问题,这件事情难度很大,所以说是相对的安全。但是针对个体,攻击某一辆车的时候,有无数的办法。从全局来讲,是安全的。但是我认为未来不是很大的问题,全局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针对某一个时刻、某一个辆车,他被攻击的信息安全的问题,机会是很大的。

赵福全:汽车安全很重要,加入网联之后更加重要。李院士说我们的车是安全的,但是谭总说是相对安全的,没有那么安全,买360的软件更安全。

我们所谓的相对安全,听下来之后,没有到位。李院士,从你的角度,信息安全,举点生动的例子,到底有多可怕。科技攻击一两台车,黑客就跟你过不去,但是如果攻击一大片车的时候,就很麻烦了,先回答你的麻烦,一两台车的问题是谁的问题,是主机厂的问题,还是谁的问题。

谭晓生:一两台车的事情,也是车厂的问题,肯定是有可攻击的点。

李骏:这是矛和盾的博弈。我刚才说车是安全的,在法律甚至说道德,这种界线内的。事实上,绝对安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比较争议的一件事情,但是我想说的是,刚才360谭晓生先生说的,信息安全的恐惧,也是现实的。但是作为OEM来说,也是一种措施,我们可以通过托管技术来制止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之下,受到了攻击,解除车由车的电脑自动驾驶的状态,完全是可以做到的一件事情。

作为车的安全,是要有攻略的,也是要有成本的。我们放多大的攻略、多大的成本去隔离信息。这种信息安全是从车的意义架构以外的信息传递进来的,虽然是传递进来。但是对于这种传递人的行为,不可预测。通常所作的方式,就是要隔离一些信息。也可以叫做“主动信息安全”,就像车有主动安全一样。

当然,我们也可以做被动汽车安全,比如说通过逻辑判断的方式。车在驾驶的过程当中通过我的环境感知,可以感知到什么叫正常驾驶。突然被攻击之后,这个车的行为,包括它的纵向和横向,都是可以通过传感器感知的。可以发现它是不是在一个受到攻击的情况之下,这个时候可以采取攻击安全的技术来进行补充。所以矛和盾总是存在的,它是一种相对的平衡。

在这种相对平衡下来,作为OEM,肯定是要履行他应该负的责任。这就是我今天为什么先说有一个整车安全的“umbrella”,在“umbrella”下,从工作安全下手,怎么去扩充信息安全。由于中国信息安全技术的发展,信息安全方面越来越发达,中国的航空航天在信息安全方面做了很多、很多的研发。我参加中央主持的“基于网络的信息服务一体化”,由于涉及到航空航天,所以安全是一个非常大的事情。通过那个项目的研究,我对中国在信息安全技术方面有信心。把航空航天引到汽车上来,这种结合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

怎么加强“盾”,今年我在日本参加汽车大会,6家OEM共同联盟宣誓,在汽车安全上进行合作。丰田是主持者,通过这种相关技术领域的引入,以及汽车行业的联手,再加上国家在标准规范、道德方面的引领,我还是坚信汽车是一个安全的产品。

赵福全:李院士说的安全,和谭晓生先生讲的安全,是“矛和盾”的问题。

说信息安全可以托管,如果托管之前被矛刺伤了,或者说出现某个大问题,从信息的互联网到物联网,机器之间相连,人和机器互动,这个时候我认为不是个案的活动,我更担心的是V2X、V2V之后,这些时候怎么预防安全。

谭晓生:对平台攻击造成大面积的损伤,这个企业肯定会倒闭。如果出现这种状况,只是一个很短暂的,这个企业就会被灭掉。在这种情况之下,因为有这种深度的恐惧,会逼迫汽车企业不得不在信息安全上去做投入。从一个正常的、理智的情况来看,企业很快把信息安全防御的门槛拉到一定的高度。如果还有无法接受现实的企业,他会被淘汰掉。这种情况存在于企业自大,他不注意预防,结果就会直接导致汽车企业倒闭。我感觉现在的车企不会这样,我所接触到的汽车企业,他们已经意识到,我认为我们所注意到的结果,应该不太会发生。

赵福全:刚才谭晓生总说,其实是很可怕的,如果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企业一夜之间就没有了。

现在不用担心,是因为智能网联技术还没有到那个规模和份儿上。如果走向未来的话,2030年,汽车在路上跑的时候,不联就是傻子。联上了,在方方面面都要注意其安全。这个时候,看一看现在的汽车安全、信息安全和未来的信息安全到底有多大的差距。王云鹏你从航空航天的角度,讲一下现状,和未来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王云鹏:信息安全有主动信息安全和被动信息安全。比如说以无人机为例,主动信息安全很多容错。被动信息安全,当一个无人机被攻击之后,系统指令全部失效之后,还有一个信道,指挥无人机回来,两个不同的信道指令。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个人的理解,安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过去坐车,提安全是被动安全、主动安全,提升汽车主动的安全性。当车进入网联之后,又出现了信息安全,这个事情就像李院士和谭总讲的,是不断的迭代和升级的过程,车企注意到这个问题,我想通过多方的努力,把安全不断的提升,我相信这个是不可能的,不会出现在暂时环境之下崩溃的状态,但是一定得高度重视,现在就着手做。

航空航天里有很多的技术,可以拿到汽车里来借鉴。

赵福全:大家听起来,还是对未来的信息安全比较乐观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们必须脚踏实地的做。涉及到信息安全,不是简简单单OEM可以做的,甚至包括IT公司,数据提供的服务,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想听听大唐的王映民先生谈一谈。你觉得,在汽车信息安全里面,到底你起什么样的作用,希望和李院士如何互动?

我们原来做通信行业,现在通信的发展是非常快的,移动通信,4G刚刚使用就开始做5G了。大唐去年发布了一个网络安全白皮书,讲的就是通信网络已经从移动互联网,加上物联网,而且加上各行各业的网络,组成一个网络空间。人类生活在这样两个空间之中,有现实的空间,也有网络的空间。

过去,大家对于网络空间的安全,是有极大的担忧,但是我们也研究过这个问题,在真实社会里面,在真实的空间里面,其实也存在安全问题。但是这个安全问题,最后是通过法律也好、通过技术手段也好,真实社会的安全是有保障的。所以,我们对于将来网络空间的高度发展,我们提出网络空间如何去保障安全。

首先,网络空间有三个要素:用户、使用者;网络设施服务的提供者;社会和政府。这三方紧密合作,包括王院长和李院士提到的,也有法律、社会道德各个方面的约束,保证其安全。在网络安全也需要这样的基础,所以提出在网络空间,怎么样去保障安全,有三个要素:

第一,身份是可信的。在网络中发言,可以匿名,但是身份一定是可以追溯。

第二,网络是可信的。信息在网络中传播,网络的安全机制可以保证数据的安全性,不可否认性,网络的整个完整性。

第三,网络里面的实体是可信的。它的硬件、软件、模块都是可信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保证网络空间是安全的。那么网络空间里面,车联网V2X是网络间的一部分,我们研究,尤其是V2X的网络空间,它对安全是更高的,因为V2X提供主动安全的信息,自动驾驶的信息,提供了这些信息。这样的信息必须是安全的,对方发来的信息是不可否认的,必须可以追溯到信息的发送者。同时,我对信息的确认又必须是瞬间完成的,不然的话,主动安全、自动驾驶的迟延反应是不能保证的。所以说,整个网络空间信息安全的机制,是可以保证智能网联汽车是安全的。同时针对智能网联汽车,也需要专门针对他的设计。需要智能网联汽车相关的各行各业,大家一起才能设计出来网络空间的网联汽车。

赵福全:好,谢谢王总。

未来的汽车和原来不一样了,整个社会进入现实的世界和虚拟的世界,两重要叠加,只有这样的话,世界才能更美好。传统的人习惯的现实汽车,才能保证安全一。另外,如果一旦成为网联之后,靠大量的信息、数据保证车更环保的时候,虚拟的世界提供的这些东西,空间对于现实的世界就起着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是汽车传统人不熟悉的,反而在虚拟世界里面,IT行业里面的人不进入传统行业,也没有办法落地,需要两个载体之间的互动,就体现出未来汽车要跨界、要融合,但绝对不是简单的颠覆,都是让我们的汽车更节能、更环保,为人类服务。

进入这种世界之后,虚拟和现实直接结合的时候,就不是简单的整车制作,也不是简简单单IT企业做,但是大家都想赚汽车的钱,让汽车更好的服务消费者,国家到底做什么,企业做什么,这也是今天成立汽车信息安全专家委员会,我们要致力于这项工作。那么,消费者起的作用也是不一样的。

Dr.David Schutt:我不知道美国能否给中国提供启示,也许是中国更能启示美国。中国做了很多的事情,信息安全不是个别国家的问题,而是整个汽车产业的问题,需要整个汽车产业有建设性的解决这个问题。它其实是涉及到汽车设计核心技术等等,包括机电的界面等等。

现在,我们的车需要有一个新的这样一种设计,而我们也需要有政府的规定、标准等等。所以,这样的话,很多层次的协议,很多层次的东西,才能够确保安全、网络安全。

现在,我们也在进行一个非常积极的对话,我们汽车工程学会,我们在全世界跟各种标准的制定者来进行对话。以便确保信息安全,我们永远都不可能避免所有的各种形式的攻击,但是我们要采取主动防御的形式,像李骏博士所说的那样,如果出现安全攻击,我们能够快速的防御,我们能够快速的侦查到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而且能够很快的反映。所以,我们要和供应链、要和整个的生态系统,IT的行业,还有政府的监管部门一起合作,来确保安全的移动性。而且,我们也要知道、看到美国和其他国家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赵福全:把Dr.David Schutt请来,还是蛮难得的。现在很难说,美国能给中国提出参考意见,或者说中国给美国提出参考意见。从未来的发展来说,这是全球的事情。这个问题很复杂,供应商可能会涉及到5级的事情。将来360,没准是5级供应商,但是我们把你当供应商,可能供应商给出的影响可能更大。

想问问李院士,您既是一汽的领军人,我一直说您是行业的CTO,从产品的角度、从国家的标准、从标准的角度,您今天又是汽车信息委员会的主任,我相信他们是希望你可以做出点成就。国家、行业、企业、国内、国际怎么样快速的行动,才能把这件事情做的更好。事实上,山雨欲来风满楼。

李骏:刚才我说了一个理念,我说汽车在信息安全时代是安全的。但是我心理确实不知道360是怎么攻击我的。我更不知道黑客是怎么攻击的。

我回答你这个问题,很重要的一个是,汽车是一个实现科学。汽车是通过制造生出来的,我为什么先说这样的一句话。我们是通过认证获得许可,才卖我们的产品,才准入市场的。无论是排放,无论是油耗,—、二氧化碳。所以说,这种测试、准入的体系,这种体系是不会在信息网联时代打破的,好像没有人挑战这种体系。

OEM在这种体系之下,获得了革命,向我们的客户传递了我们的产品,同时也传递了我们是一个安全的、可以信赖的OEM企业,这样两个价值观。

所以,作为行业成立的汽车信息安全委员会,事情很多。首先应该从验证的方面去考虑,我们是要为这样的智能网联汽车产品准入负责任,如果不能有这样产品准入,我们搞的所有创新,我们搞的所有的技术,都不能付出市场。我们就不会进入到其他市场或者是5个价值链。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是学会的信息安全组织,我们不是陈处长的政府。陈处长的政府应该如何制定国家标准,但是制定国家标准一定是要在技术研究的基础之上,我们两方才能殊途同归。

我建议从车试入手,可以把技术、OEM,IT供应商与360连在一起,让360在我们还没有推出市场之前就攻击我们,就测试我们。我们就会得到了一个很好的验证的,然后跟我们的客户说,这个产品已经经过360的攻击,没有问题,你可以买。

赵福全:不知道360谭晓生先生如何攻击我们,我认为谭总先是吓唬。

我们作为信息安全的委员会,我们是学会,但是不是陈处工信部的,如何在国家的高度把这个问题解决掉。首先问谭总,您今天扮演两个角色,你是黑客,你决定怎么攻击我。反过来,我们顾你,你要怎么防攻击。

谭晓生:信息安全为什么会成问题,今天信息安全,IT技术的基础是建在沙滩上的,我们并没有很牢固的基础。今天用的计算机系统,天然是脆弱的,过去几十年和信息安全作战的原因,内存里是指令内存里面的数据可以被篡改,指令里面的天然缺陷造成麻烦不断。为什么说信息安全不敢说有绝对安全,整个城堡的建筑在沙滩之上,所以所有的攻击来自于原来基础的,对脆弱性的攻击。这些攻击的话,对汽车的传感器期盼,车载那么小的ECU,直接攻击是因为编辑器编辑代码,这一层就把病毒代入了。平台也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攻击,从攻击的角度来说可以有非常多的方法拿下平台。

我们的思想是了解攻击者如何攻击,但更重要的是防御。防御思想在过去几年经历了非常大的变化,过去说不能被攻破,用一个什么东西保证绝对安全,今天没有人相信这个神话了。这两年逐渐从政府的管理方到企业的实践者,放弃说有一种手段放弃被攻破。转换思想,我怎么检测别人正在攻击我。如果被拿下,我知道怎么被拿下,以及有什么机制快速响应。

某一辆车被攻,让所有的车进入防御的状态,让所有的人不进入这个指令。我们在破解特斯拉的时候,我们正在做实验,就接到了电话,问我们车是不是出了问题。我们就是检测和做实验。

赵福全:你破解特斯拉的目的是什么?

谭晓生:汽车厂总喜欢吹牛,说“我的汽车就是安全的”。什么叫黑客?黑客的出发点就是你越不让我干的事情,我就非要干给你看。

赵福全:你告诉我们,我们怎么样显富,还不被偷。

谭晓生:平常心说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不要说我是绝对安全,你不可能绝对攻破我。你千万不要吹牛,一定会招来打耳光。黑客是在黑白之间的

赵福全:360就是让信息安全不吹牛,没有商业模式?

谭晓生:我们的目的是让汽车安全认识到信息安全问题,把门槛拉到一定高度,不要出大事,不要出群死群伤的大事故。在这里面,作为信息安全企业,既要商业模式。我们没有想要颠覆汽车行业,我们做了三年的智能硬件,知道做硬件和做产业有多困难,这个是明白。但是在安全事件里面,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信息安全问题,我们来解决,还是有一些比较专业的解决方法。

赵福全:今天谈了太多的信息安全问题,智能汽车、智能网联汽车首先从传感器感知开始,最后做判断,最终的话是执行。如果没有准确的判断和信息的感知,我们的执行就是错误的,不该踩刹车的时候踩刹车,就是追尾,这是很大的问题。大家千万不要被误导,信息安全只有是软的问题,硬的东西绝对是大前提。

想问一问云鹏院长,硬的问题,传感器到底起多大的作用,用雷达,可以把信号给你干扰掉。另外,用超音速声波的雷达,我们可以进行判断,也可以干扰,让信息错误。甚至,充电桩可以全改了,把充电电压改了,到底物理感知,传感器在这里面起到多大的作用,从智能交通系统的角度,你已经经历很多的东西。

王云鹏:信息安全是一个大领域,绝不是原来想的狭义信息安全。包括我刚才提到的,它会影响到汽车功能安全。感知、决策、执行,这是汽车里面最基本的三个阶段。现在的网联汽车,有很多感知的传感器,无论是做雷达,还是视频,很多传感的装置被监管或者是被攻击之后,就会发生错误,在决策和执行上会发生偏差。作为一个系统的事情,我们实际上刚才谭总也讲到,未来关注的是影响重要的汽车决策执行的功能,比如说一些重要的控制器,决策执行会影响汽车重大的安全性,这一部分的提升很关键。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切入点。

王总提到的网络通讯安全,通信也有假网,也可以做虚拟的假网来接管通信,这是很可怕的事情,从端到网,到后台的云,全链条的信息安全,这个才是广义的信息安全。

赵福全:最后,李院士在回答问题的时候又提出一个问题,因为今天的信息安全委员会是SAE的,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变成过程的、全行业的。作为整个论坛的总结,您觉得要想让中国的智能网联汽车真的技高一筹,起到后发的优势,你觉得工信部到底做些什么,如何推动工信部的工作,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李骏:原来汽车在规则和标准下生存的,任何一个国家的汽车都是在这种状态下生存的。刚才谭总说黑客是有脾气的,我完全清楚。

未来的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靠规则、靠国家的法律。我们通过验证来测试一下什么样的攻击,在什么样水平下属于企业的产品所必须保证的;什么样的攻击需要防御;什么样的攻击已经超出了法律,属于道德范畴的,恶意的。所以,我觉得必须建立这样的规则体系,而这样的规则体系建设的责任者肯定是陈处长。所以,我们强烈的呼应,在国家或者是工信部的带领下,我们从规则、从革命、从知识、从国际各个方面去建立中国的信息安全秩序和提供更好的汽车产品,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赵福全:智能网联汽车确实是汽车产业的战略制高点,今天技术工程学会搞这个论坛,时间很短,这么一个小时让大专家讲透。这么大的话题,肩负的使命也是非常的高远。听了在座的各位演讲,360也不是当黑客,是用黑客的方法吓唬你。大唐作为IT的产业如何介入,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Dr.DavidSchutt说,这些不是某一个企业的,是全球的,关紧是如何建立国际化的标准和体系。王云鹏院长说,很多东西在航天领域可以借鉴,但是汽车又不一样。大家可能很少关注航天这些安全,但是我们更关注自己作家的安全,所以说汽车产业的智能网联提供巨大的商机,让我们致富,但是由于信息安全觉得小偷无处不在,黑客无处不在,好不容易创造的财富之下如何不容易被盗取,这是至关重要的,这绝不是某一个单位和企业做得了,Dr.David Schutt讲的,围绕智能网联的话题来讨论,那么传感器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传感器不能及时抗干扰的话,就无法作出正确的判断,没有正确的判断就不能作出正确的执行,该刹车的不刹车,这就是未来网联汽车可怕的理念。

通过今天的论坛,大家认识到商机无限,认识无限,尽管各位专家对未来的充满了信心,但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现在把技术开发到位,要不断的验证,最终国家要出面,从游戏规则上,从智能网联的体系上,没有交通的体系、没有信息体系,永远就会停留在学术的论文上,希望大家互动,智能网联汽车有更大的发展。从今天的论坛,中国智能网联汽车,尤其是信息安全就此远航,谢谢大家。

来源:汽车学会


免责声明:
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协商版权问题或删除内容!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