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在多远的未来

发布时间:2020-11-20 13:58 点击数:36

交通出行是智慧城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连接各个环节的神经与血管。

移动互联网正在逐渐退化为一块盐碱地,未来将属于人工智能。

小到公司,大到城市,人工智能与万物互联必然改变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以群分的基础已经出现了,未来会按照人的生活轨迹、活动习惯、生活方式去划分,生活环境也将围绕人的生活习惯和个性特征来发生改变。

这是数字化的变革信号。

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指出,若将智能网联汽车与庞大的商业生态体系对接,则汽车将进一步成为社联网节点,其关键的区隔点在于把车里的人也纳入到生态中,从而出现C2X(Cabin to Everything),商业价值将不再等量齐观。

其中,智慧城市正在曲折中前行着。

2020年5月7日,Alphabet(谷歌)子公司Sidewalk Labs宣布放弃多伦多Sidewalk智慧社区项目。

不过,Sidewalk的CEO Daniel L.Doctoroff表示,虽然放弃多伦多项目令人失望和伤心,但是疫情之下,“当前严峻的公共卫生紧急状况,使我们更加强烈感受到重新构想城市对于未来的重要性。”

 

车企不愿成配角

不远的未来,5G将纵向融合各个领域,VR、机器人、车联网、工业互联、市政物联、智能穿戴、智能家居、智能超标、智慧楼宇……科幻电影中的种种情节即将变为现实。

咨询公司罗兰贝格此前调研发现,越来越多的城市都在通盘设计的基础上逐渐开始建立智能化战略方案(包括综合行动方案及精心设计的实施步骤)。特别是自2012年起,每年发布的智慧城市战略数目均有大幅度提升。

罗兰贝格大致将智慧城市涵盖的领域分为六大部分,包括政府管理、出行、能源与环境、医疗健康、教育、建筑等。


智慧城市主要领域

在诸多的智慧城市项目中,谷歌和多伦多的合作令人瞩目。

在2017年10月,加拿大多伦多政府正式宣布将该城市东南部的800英亩土地划给谷歌,交由Sidewalk Labs打造一个未来城市。

据Daniel L.Doctoroff透露,在项目启动后的两年半时间里,他们启动了很多创新公司以解决城市交通、新一代基础设施、社区医疗等问题,投资了从智能家居到数字电力等各领域的初创企业,探索打造全电动社区的新思路。

但遗憾的是,今年5月7日,Daniel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我们不再跟进多伦多项目 – 以及Sidewalk Labs的下一步计划》(Why we’re no longer pursuing the Quayside project - and what’s next for Sidewalk Labs)的文章,宣布正式放弃多伦多的未来城市项目。

“经过反复评估,我们得出结论,继续Quayside项目已经没有意义。”Daniel在文中表示。

谷歌退缩了,车企则在加速进入,其中有人将未来城市的蓝图画出,并即将落地。

2019年5月,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旗下全资子公司逸驾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与合肥市人民政府、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就落地安徽省合肥市的智慧城市项目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今年8月6日,大众汽车集团自动驾驶出行服务试点项目在安徽正式启动。

“数字化、电气化和自动驾驶是大众汽车集团未来发展的核心方向。”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董事、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执行副总裁苏伟铭直言。

在他的计划中,大众汽车将为用户打造整合化的出行服务解决方案,即以电动车提供的自动驾驶服务生态圈(AV MaaS),内涵包括细分的五个层级——自动驾驶系统、电动车平台、确保车队高效运营的精准算法、连接乘客的车联网功能、以及更多的生态圈内容服务。

据悉,在合肥市海恒社区中,大众旗下的奕秒(ezia)车队将行驶在总面积16平方公里的真实交通环境内,包含总里程80公里的全开放道路,连接学校、商超、公园、医院、居民区、工业园等功能辖区,为本地居民开发覆盖多维度的一体化出行选择。


大众自动驾驶车队等在合肥5G示范线开放路段

丰田也没有落后。2021年,一座未来城市将在富士山下拔地而起。这座被命名为“Woven City”的城市,是丰田以互联汽车和自动驾驶纯电动汽车(EV)为中心、所有产品和服务通过互联网链接的“智慧城市”。它由丰田工厂改造而成,可以让人们居住、工作和研究社会流动性。

另一方面,智慧社区将是智慧城市最重要的落地环节。据悉,博泰车联网参与的智慧社区项目今年6月率先亮相在上海新天地、淮海路等核心商业区。

“汽车未来绝不是人们想象的场景,会是移动的空间,移动的商业,移动的旅游,移动的社区就业,移动的电力,移动的集市,移动的金融保险等等的形态。”上海博泰车联网创始人、董事长应宜伦对于车联网在未来社区中的落地应用描述如是,“思考技术问题的同时,更要思考商业模式与社会痛点的解决。”

具体来说,打造城市移动商业空间就是智能汽车+零售业的新商业模式。它是以智能汽车为载体的车轮上的移动空间,是社区服务的最后一公里服务,也是搭建在智能汽车上的新零售商业平台。

现在,城市移动商业也正在落地前夜,对于移动商店的落地推进,应宜伦提出“我们希望先和一个社区街道进行一个示范,从最下一级街道社区开始,慢慢落实,逐步推进。”

 

车路协同的太阳何时升起?

“城市的智能策略往往都比较局限,缺乏全面性,而且只关注出行、能源、政府管理,而忽视教育、医疗健康和建筑等方面。”这是许多智慧城市的研究者深入研究之后所发现的问题。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以出行为切入口进行智慧城市的升级改造,或许是更稳妥的方案。毕竟交通出行是智慧城市不可或缺的一块,甚至是连接各个环节的神经与血管。

原本车是车、路是路,如今要把两者结合起来,车路协同越来越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车路协同是指采用先进的无线通讯技术,全方位实施车、路、云、人等各方动态实时信息交互,并在全时空动态交通信息采集与融合的基础上,充分实现人、车、路的有效协同。

“现在,人-车-路三个要素结合起来,就是中国的自动驾驶和智能网联的特色。”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认为,智能网联可以做出成绩来的地方首先应该是在中国,国内可以尝试在车和路上的各种创新,比如智慧灯杆、智慧路灯和单车智能结合起来,“走出有中国特色的道路”。

目前国内车路协同发展的其中一项就是基于C-V2X技术(基于蜂窝技术的车辆联网通讯)研发出来的车辆与道路基础设施互联(V2I)、车辆与行人互联(V2P)应用。

以福特汽车在无锡的试点为例,C-V2X让车辆、信号灯、交通标识、骑行者和行人的通讯设备实现互联,;配备C-V2X的车辆就像安装了“顺风耳”、“千里眼”,能够使车主准确及时获取前方道路信息状况,提升车辆在视线盲区的感知力,从而降低碰撞风险和改善道路拥堵。

比如,在很多没有时间显示的红绿灯路口,具备C-V2X功能的车辆仪表盘会提示红绿灯所剩时间,甚至提供顺利通行所需的车速。

不仅如此,在很多路口,行人过马路时,司机存在视野盲区,通过车路协同技术,车辆和路端设备共享感知信息,可以让车辆和司机及时发现视野盲区的行人,从而降低事故发生的风险。

福特汽车(中国)副总裁、信息技术及车联网技术负责人侯新海告诉HD汽车商业周刊,今年年底前,基于C-V2X的车路协同功能将预商用,2021年量产首款搭载V2I功能的车型。

车路协同自动驾驶已经迎来了朝霞满天,太阳将很快升起。

早在2019年,中国公路学会自动驾驶工作委员会主任、东南大学-威斯康星大学智能网联交通联合研究院院长冉斌就预计,2020年会是爆发成长的一年。

或许由于疫情等诸多影响,车路协同的热潮尚未全面爆发,但政策正在做着铺垫。

11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简称“规划”),这不只是纯粹的新能源领域的战略布局,同样涉及到智能网联和车路协同领域。

早在2月24日,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11个部委联合发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下称“《战略》”),提出到2025 年,中国标准智能汽车的技术创新、产业生态、基础设施、法规标准、产品监管和网络安全体系基本形成,“智能交通系统和智慧城市相关设施建设取得积极进展”备受关注。

在《战略》发布前的两三年,交通运输部就已经开始频繁制定政策,加快中国智慧公路和智能交通的发展。

2018年2月,交通运输部发布《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新一代国家交通控制网和智慧公路试点的通知》,基础设施的数字化和路运一体化车路协同是前两个重点方向。

到了2019年7月,交通部印发《数字交通发展规划纲要》,指出要以“数据链”为主线,构建数字化的采集体系、网络化的传输体系和智能化的应用体系,加快交通运输信息化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

车路协同这个词汇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智慧道路建设的高频热词,太阳正在升起。

 

智慧高速先行

智慧城市的突破口在智慧交通、车路协同,而城区道路的智慧化改造牵涉的利益方同样不少,因此很多企业将目光瞄准了智慧高速。

虽然放弃了多伦多的智慧城市项目,但在今年8月,Sidewalk专门成立了公司Cavnue,计划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和安娜堡之间建立起一条专供自动驾驶汽车行驶的车道。据悉,福特汽车等车企也是该项目的创始成员。


智慧走廊假想图

在这方面,中国政府和企业早已入局。

政府是绕不开的,未来大概率还将扮演主导性角色。毕竟道路有天然垄断性,道路上面的存在物,包括信息基础设施、底层的支撑,芯片再到部件模块,到整机、操作系统、应用,路上存在物的东西只要跟应用沾边,越靠应用的端口越被公路部门掌握。

所以,政府及其下属的交通集团仍旧是智慧高速公路的建设投入的主体和规范标准的制定者。

深圳市金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罗瑞发曾对HD汽车商业周刊表示,“可能底层的东西他不管,但是跟应用结合紧密的东西,交通基础设施的管理部门、交通行业主管部门会发挥更大的作用,甚至主导作用。”

不得不说,目前高速公路的“智慧”是服务于管理者的,也就是各交通部门和管理公司。

因为整个全国的高速公路是一张网,有成千上万的管理者在运营着高速公路,需要利用智能感知、智能控制、智能预警等等先进的技术获得更多、更准确、更及时的数据信息,使管理更高效、更智慧。

短期来看,智慧高速公路的功能主要还是信息的采集和播发,方便交警部门进行交通疏导,但对象不能够仅仅局限于智能网联车辆吗,毕竟产业和愿景是逐步往前走的。

据HD汽车商业周刊了解,在很多的智慧高速解决方案中,手机端也可以接收信息,让非智能网联车一样能够了解路况、充电桩使用、服务区状况等信息。

当然,随着智能网联车辆的普及,更遥远的以后自动驾驶车辆的增加,智慧高速将是一个更具经济价值的场景。

而各类企业则是其中最具创新活力的参与者,也是寻找未来商业模式的探险者。

冉斌就直言,路和车是一体的,而在整体里面最大的两块玩家,一个就是各大汽车制造商,另外一块就是道路和交通系统,此外结合通讯系统等各类的支撑系统,就构成一个完整的智能交通系统。

福特、吉利等车企以及华人运通、图森未来等交通出行公司,阿里巴巴、百度等互联网公司、华为等通信企业,各类玩家都希望参与其中。

2018年,中国的巨头们开始跑步进场。

百度宣布当年年底开源Apollo车路协同方案,阿里巴巴在同年的云栖大会宣布将利用车路协同技术打造全新的“智能高速公路”。作为通信公司的华为公开表示,六家国内外车企搭载其LTE-V2X车载终端。而车企也不甘落后,福特同年也宣布首次在无锡的开放道路进行基于蜂窝技术的车辆联网通信(C-V2X)测试。

可以想见,智慧交通系统供应商将掌握行业的话语权,制定其他企业的活动框架,巨头们肯定希望做那个切蛋糕的人,在道路建设由政府等业主方掌控的情况下,公司瞄准的是支撑高速公路这个系统背后的生态。

仅支持车路协同的V2X领域,在中国就有2000亿的市场,背后的生态将是被放大数倍甚至是数十倍的市场,规则制定者分配到最大的蛋糕。

但除了还很遥远的主导权争夺,或许先打造一个生态、建立联盟才是更紧迫的事情。

毕竟单一企业无法制定全面的战略方法,而是需要根据其现有产品组合和能力为具体的活动领域提出个性化解决方案,与合作伙伴一起提供解决方案。

汽车产业未来的生态系统肯定是互联互通的。包括收费、交通控制、公共事业设备、停车场等各类系统,各种有形和虚拟基础设施的运营商将成为交通服务供应商的业务伙伴。

相较于其他家,阿里的优势在全生态领域,阿里巴巴生态当中的阿里云、AliOS、达摩院、高德、千寻位置等都能给解决方案带来强大的助力,支付宝、淘宝等有助于生活场景的打通。

阿里也拉起了“2038”联盟,合作伙伴涵盖交通部公路院、国家电网、中国联通、一汽集团、上汽荣威、英特尔、福特汽车、神龙汽车、大唐电信集团等各方力量。

在密歇根智慧走廊项目中,Cavnue将与多家汽车厂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合作,包括福特、宝马、丰田、Waymo、Argo AI,共同设立未来通用的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标准。

原本冷冰冰的道路,因为有了车路协同、云计算等计算的力量以及大数据分析,让它变成了极富想象空间的地方,整个交通的数字化的升级,在为时不久的将来,会产生出更大的经济价值。

基于智慧高速的突破口,相关企业还要重新审视自身战略,既充分利用这一市场潜力,同时打破思维碎片化的陷阱,尤其不能忘记最初的目标:打造一个充满智慧的未来城市。  

来源:HD汽车商业周刊


免责声明:
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协商版权问题或删除内容!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x